共建和諧生態家園

 

Building a Harmonious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Ecological Home Together

  • 回到頂部
  • 0873-3025878
  • QQ客服
  • 微信二維碼
已建項目展示

“營造青山綠水 、 朗月清風 、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沃野千里的生態家園”

 

 

已建項目展示
在建項目進度

環保風暴下的央地博弈 一刀切是治亂還是致亂?

 肇始于2017年的環保風暴,注定將給中國經濟社會帶來深遠的影響。

實際上,在環保風暴的高壓下,與制造業息息相關的上游原材料廠家,生產產能被進一步壓縮,由此涉及到鋼鐵、冶金、化工、紡織、造紙、包裝等多個領域,由環保風暴啟動的一波漲價潮悄然開啟。

理論上,關停不達標工廠和整治散亂污企業,與原材料漲價并無直接聯系。但在環?,F實環境下,全面收緊環保標尺,必然導致生產企業成本上升。

環保部近日通報,要將從嚴治理“散亂污”企業,對無法升級改造達標排放的企業,今年9月底前一律關閉!而截止6月底,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8個城市已經核查出“散亂污”企業17.6萬家!

在治污重地河北。當地日前通知要求,9月1日起鋼鐵行業大氣污染物排放逾期不達標的,依法予以關停。河北省環保廳副廳長殷廣平表示,河北省將強化秋季治本,在采暖季前“清零”。9月底前,納入清單管理的82331家“散亂污”企業,全部整治到位。

對于這8萬多家企業,每一家企業都面臨生死考驗,傳說中的環保大限,這次真的來了。

環保風暴:有商量?or沒商量?

追溯今年以來愈來愈猛烈的環保風暴,最大的特點,就是環保督查由“督企”轉為“督政”,讓地方政府切實承擔起環保責任。

過去,各種層級的環保督查或執法檢查,總改變不了督察組和企業之間“躲貓貓”的攻防游戲,工業企業為應付檢查、偷排漏排也形成了一套應對之策。

而轉為督政,則是加大環保成績在政績考核中的比例,督促地方黨政領導將生態環境治理提上日程,真正“守土有責”。

2017年8月7日,在第三批中央環保督察反饋結束一周后,環保部約談了天津市東麗區,河北省邯鄲市、保定清苑區,河南省新鄉牧野區政府官員,督促四地政府主要負責人切實整改,并在20個工作日內將整改方案報送環保部,抄報相關省級人民政府。

這次約談指出了四地存在的主要環境整改問題:天津市東麗區整改不力,問題突出;邯鄲市整改銷號率僅為64%,且未整改到位的問題企業數量最多;保定市清苑區和新鄉市牧野區整改工作滯后,16家問題企業僅3家完成整改,銷號率僅為18.8%。

在約談兩天后,天津市委市政府作出如下決定:因對中央第一環保督察組提出的整改要求重視不夠、整改不力、環保責任缺失,分別免去東麗區、津南區各1名分管環保工作的副區長職務,并分別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。

這無疑向外界傳遞了一個信號——環保高壓態勢不容忽視,任何對環保責任的不作為、慢作為和假作為,任何企圖蒙混過關、對整改要求敷衍懈怠,必遭嚴懲。

另外,天津市還通報了對中央環保督察組反饋問題的調查處理情況:因履行環境監管職責不到位、推動環境治理工作不力,第一批10名相關責任人被問責。同時因取締“地條鋼”工作不力,天津市北辰區12名黨政干部被問責。

環保督查最終與地方黨政官員的烏紗帽掛鉤起來,環保督查開始發出威力。從上述案例可知,對地方黨政官員的追責,已經從環保系統的官員,追責到分管環保工作的政府班子成員。

熟悉地方政府治理體系的人會明了,在環保問題實行黨政同責以來,環保責任不再只是環保廳局長的責任,而是“守土有責”的一方諸侯。不過,黨政同責至今尚未有真正落槌的案例,此次環保督查,顯然是在落實這一大招:對地方環保問題督責不利,將直接影響政府重要成員的仕途。

在發展與環保的雙重壓力下,利益的權衡最終將傳導到具體的個人身上,對企業的環保問題是遷就還是杜絕,選擇的天平或許會發生逆轉。

一刀切:博弈?or牢騷?

重壓之下,環保風暴帶來的工廠停工潮,無疑會波及到制造業,為GDP成績單帶來負面影響。作為地方政府,堅決的配合環保督查,履行環保整治任務,是政治正確的不二選擇。

發展與履職,本不相沖突,但在當下,則不得不面臨這一前所未有的“變局”。

既然政策不能變通,但慣用的手段是決計不能再用,對涉及污染的企業一關了之,將直接傷害經濟的基本面,交上一份難看的成績單。

成都市近期下文,各轄區各地各相關部門不能矯枉過正,不能以偏概全,決不能簡單一關了之。通知強調三個“決不允許”:決不允許通過“發通知、打招呼”等臨時性關停方式應付環保督察;決不允許搞形式主義、命令主義敷衍環保督察;決不允許借環保督察名義影響企業正常生產和群眾正常生活。對該類行為,一經查實,要依法問責。

通知的精神,實則是禁止一刀切式的執法,給環境整治下的企業開拓轉圜的余地。

此外,山東省也發出通知,絕不允許以臨時性關停的方式敷衍環保督察。對環保問題要分類處置,既要及時回應的合理環保訴求,也要兼顧廣大群眾的正常生產生活,不能簡單一關了之、一拆了之。

這樣的表態和通知,讓人解讀除了地方政府與環保部就督查要求博弈的意味,因為在實操中,對短期內難以達到整改要求的企業,是堅決關閉還是留有余地,仍有巨大的空間。

所幸,環保部針對這一問題,給出了及時的回應,這次央地之間的博弈,顯得微妙起來。

近日,環境保護部政策法規司司長別濤表示,環保部從來沒有要求環保部門在實行管控時采取一刀切的方式,相反環保部有兩個態度是明確的:反對部分地方平時疏于監管,污染環境。反對部門地方,到了督查檢查巡查時,采取簡單、粗暴方法,片面處理發展與環保的關系。

別濤強調,我們從來沒有要求環保部門一刀切,環保部有兩個態度是明確的:

第一個反對,是反對部分地方政府平時疏于監管、不作為,使違法企業長期污染環境。

第二個反對,是反對部分地方政府在環保督查的時候,采取簡單粗暴的方法一關了之,這是嚴重的不負責任,也是濫作為。

既反對平時的不作為,又反對督查時的濫作為。

解讀這段指向性明顯的回應,我們可以看到,環保部以義正言辭的態度,將“一刀切”的牢騷“懟”了回去,環保督查絕非例行檢查,正是平時的姑息養奸,才造成了督查時的全盤震動。

以此推論,環保督查帶來的地方工業企業成本上漲,幾乎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因素,那些享受著地方政府袒護的企業,不得不面對和消化這樣的陣痛。對一些散亂污的企業來說,如果其過往的環保成本是零,那么選擇只有兩個,要么一次性補上欠賬,要么被淘汰出局。

換一個角度來說,中央環保督察到現在為止已進行到第四輪,實現全國31個省市區全覆蓋。全面覆蓋、全面從嚴的環保督查,給守法企業帶來公平的市場競爭,關上了違法企業的的方便之門,這何嘗不是治亂的好事情。(來源:北極星環保網)


2017年8月23日 10:04
?瀏覽量:0
?收藏
江苏排列七开奖号码